<del id="hbplr"></del>

<noframes id="hbplr">

        <address id="hbplr"></address>

          <sub id="hbplr"></sub>

            <noframes id="hbplr">


            【對話三度】人文與傳播學院院長劉偉:“三度”讓學生成就達成

            2019/1/17 9:16:06


            編者按:


            教學改革是高等教育領域的永恒命題,學校始終創造性地進行著這場生動實踐,深度、持續、系統的進行教學改革。從課程地圖構建到課程大綱國際化,從重點專業建設到專碩點的積極推進,從五種品質塑造到應用型人才培養模式構建以及辦學綱要的制定實施,學校“以學生為中心”的學業體系已逐步建立。


            本學期,學校加快推進課程“三度”建設,堅持早新為先,爭取讓學生在有限的學業周期內學得更充分飽和,激發學業自信,突顯“學生競爭力”。在學校建設方案的指導下,首批試點學院不斷明晰建設要求,積極參與和完善建設環節,教師主動對標標準,積極組織課堂教學,努力讓學生真正成為“三度”建設的受益者。本網選取部分參與三度建設的師生,談談他們理解和參與的課程“三度”。

             

            人文與傳播學院是學校進行課程“三度”建設首批試點學院之一,下面是人文與傳播學院院長劉偉博士參與“三度”建設的個人感受。

             

            1.jpg


            “三度”給學生和老師“集體補課”


            課程“三度”建設首先是符合教學邏輯和教學規范,是學校環境響應的教學改革必然,也是教學規律的必然,是各學院在規范中找特色、找亮點的過程。最早學校提出課程地圖,指出大學四年學生該怎么學,讓學生按圖索驥能夠一步步實現學習目標。當課程地圖給出導引,我們又進行了課程大綱、小班授課、核心通識課等一系列教學改革,目的就是讓學生知識體系更加科學、更加細膩,這些改革對學生專業知識學習和知識體系構建是相輔相成。當大框架搭建起來,下一步我們自然而然要過渡到專業課。專業和就業關聯,專業知識怎么學習、怎么培養,就需要用更多的手段和方法豐富內容。


            中國教育制度和國外教育制度不同,中國學生在大學前的學習壓力往往過重,然而上到大學會出現明顯的“斷檔”,尤其是中學課程和大學課程的接口。所謂“貫通式教育”說的就是中學教育和大學教育的貫通銜接。中學以前,一般學生對上大學報專業沒有概念,多是聽從家長和老師的建議選專業,而這個專業學什么、將來干什么、我能做什么都不太清楚,這次“補課”是在大學之后。所以,學校做專業入門指導,就是在給“高中補課”,但這就是我們的教育現狀。


            以前,我問學生這個專業是什么,即使學到大三大四他們也不太清楚。這次,也有老師提出,我們應該怎么去上好三度課程、應該按什么標準,這些困惑老師和學生都有。其實,教師也有斷檔。很多年輕教師就是從大學到大學,對于專業的理解范圍僅限于大學,如果對專業沒有充分認知,我們就也沒有辦法把更多的專業認知告訴學生。所以,“三度”給學生補課,也在給老師補課,對學生提要求,對老師提更高要求。


            3.jpg


            “成人兒童化”到“兒童成人化”


            目前,學校教學水平不斷提升,我們中的老師大部分是重點高校畢業,教學風格有繼承性,能夠很好地勝任本科教學,甚至有些老師還很有特色。我們常常說一個老師上課很吸引學生,一個老師上課不太吸引學生,甚至提出用心率、抬頭率、點頭率衡量課堂效果作出課程評價。如果,教師的課堂輸出沒有很大差距,為什么效果差很多,學生的差距有多大?教師教學水平會是一個因素,所以我們要去補課。但我認為,當學生面臨一邊是線上娛樂休閑、一邊是上課學習這種選擇取舍時,其實很容易做出判斷。因為,另一邊實在是吸引力很大。這不僅是對學生而言,對老師、對我們每個人而言可能都是這種情況。那么,我們怎么去克服。這也許不是我們一個學校的個性問題,而是教育的共性問題。我了解到一些985211高校,他們學生的上課狀態也不絕對是我們想象的樣子,但最后的效果是比較好的,因為學生自內而外的自學能力和自控力在考試前就會顯現,但我們的學生在考試前可能沒有顯現。當然,這是一定的概率問題。


            尼爾·波茲曼在《童年的消逝》里談道,閱讀能力是區分成年和兒童的顯著標志,但卻隨著強勢媒介隱蔽而強大的暗示力量重新定義,甚至塑造一個時代的文化精神,人們實際上是生存在媒介所制造的巨大隱喻世界而不自知。吸引力增強、閱讀門檻降低,導致一部分是兒童的成人化,另一部分是成人的兒童化。成人兒童化的重要標志就是自制力下降。小孩子想得到一件東西得不到會立馬哭,他所追求的是“即時反饋”,而成人的標志是能夠控制自己即時反饋的需求。比如游戲中的積分、裝備、排名、升級等最能體現即時反饋需求過程。


            而學習恰恰是“延時滿足”坐冷板凳的過程,必須有自控力。一門課認真聽講45分鐘,不會讓你即刻就有成就感和滿足感。一門課的效果呈現是期末考試,有分數和排名,如果放在大學四年學業周期,它的效果呈現是績點、掛科、畢業證學位證。大概只有在效果呈現時,學生們才會有價值意識,但也不會把這個最終效果歸結為某門課沒上好或是某節課沒去上。因為,大學學習的時間跨度很大,延時滿足時長很長。


            2.jpg


            “即時反饋”到“延時滿足”


            為什么要上這門課?這是學生上課目的性、需求性和積極性的表現。如果學生沒有自我需求,不了解專業、不了解這門課的作用和價值,課堂形式往往沒有表現,更談不上自內而外的學習。專業核心課是一個起點,是專業意義和價值的主要體現,理解好專業核心課可以觸類旁通地理解好專業其他課程的所學所用,你知道專業知識應該在哪,怎么去深挖,怎么去引申,怎么去學下一步的知識。所以,課程“三度”學校提出要求、提出標準,包括復習、預習、閱讀書目、作業、考試等等,雖然有些指標看上去是一堆數字,但這是打好基礎的必經過程。


            其實,老師也有表演人格。我不害怕學生在課堂上說話,如果是一些討論性的話題,我認為很好。最怕是課堂上太安靜,一提問題就開始低頭。學生問問題是對學習的反饋,如果教師和學生都是在“各自”完成任務,教師講45分鐘,學生坐45分鐘,這不是一個良性的課堂互動,是斷裂的。


            興趣是什么?我們做一件事情,比如游戲的最終關卡,其實是一個個小目標達成后的一次次通關。學會設置目標,目標不太大也不太小,不太難也不太簡單,有一定的挑戰性,可以通過努力實現。當我們產生成就感,可以沉浸在里面,而且沉浸的次數越來越多,就表現出興趣。所以,閱讀和學習的興趣是能夠通過自己努力達成的目標。三度建設,我們要把大目標分解成小目標去做,分解到每堂課上的具體目標,就像游戲勛章一樣,讓學生能夠“獲得”。我相信能夠把學生拉回教室,拉回到座位上,拉回到每堂課中。讓他能夠在課堂上開口,能夠跟老師互動,能夠提出問題,能夠真正在“三度”里受益,擁有自己的成就感。




            特別感謝:人文與傳播學院院長劉偉接受采訪


            (圖:大學生通訊社 王楠)

            (編輯:徐瀅)








            九州时时彩 华夏彩票 | 阿里彩票 | 利盈彩票 | 彩788彩票 | 新火彩票 | 彩28彩票 | 755彩票 | 乐购彩 | 名人彩票 | 人人彩票 | 聚宝盆彩票 | 89彩票 | 彩乐园 | 星空彩票 | 彩票12 | 9A彩票 | 永利彩票 | 58彩票 | 彩票财神 | 乐享彩票 | 彩788彩票 | 乐游彩票 | 大兴彩票 | 乐米彩票 | 双赢彩票 | 开心中彩票 | 五福彩票 | 喜彩彩票 | 神灯彩票 | 9A彩票 | 500彩票 | 九歌彩票 | 天天彩票 | 鼎盛彩票 | 快彩彩票 | 公益彩票 | 大本赢彩票 | 彩牛彩票 | 鼎鼎彩票 | 51中彩彩票 | 东升彩票 | 星辉彩票 | 乐发彩票 | 彩乐分析 | 橘子彩票 | 亿彩票 | 九歌彩票 | 鸿利彩票 | 乐投彩票 | 好运彩票 | 永利彩票 | 新京报彩票 | 黄金彩票 | 千禧彩票 | 永盛彩票 | 60彩票 | 92彩票 | 500彩票网 | 传奇彩票 | 成功彩票 |